› 選擇地區
三藩市
紐約
洛杉磯
其他美國地區
香港 台灣 北美
 
2009年09月27日

Keymanshow:雲格與曹格 - 馬啟仁

雲格與曹格都是我很欣賞的兩位男士,儘管他們最近分別演繹了對酒吧的不同看法。
自己不懂喝酒,所以僅有的蒲bar經驗都是與睇波有關,但由於自己工作室附近有大量酒吧,酒吧裏面有趣的事還多得很,包括唱K的狂唱(通常是八、九十年代的「老」歌)、玩遊戲的狂玩(包括十五二十及猜枚等經典)、以至纏綿的狂纏、儍笑的狂笑等,就本人經常路過所見,酒吧裏一切,一個字可以總結,就是狂,這個字,在球場也常出現。
家長們先不要怕,酒吧也不是生人勿近,在即將60大壽的前夕,雲格感懷身世,說自己在五、六歲時常在父母開的酒吧打躉,當年見盡光怪陸離的人與事,這些經驗都對他之後成為領隊大有幫助。

雲格懂酒吧生存術

學到甚麼?學到人情世故,學懂與人相處,睇穿眉頭眼額,這些在今天位位小朋友都是公子公主的年代,實在是冇得學的無價寶。觀乎雲格之為人,可以相信還有兩樣東西他是在酒吧學到的,一是鬧交,君不見他斯文有禮的包裝之下,舌戰費爵或當年摩連奴時都不處下風,堪稱是酒吧生存術。
其二是眾人皆醉我獨醒的自理能力,當年這個還未戒奶的小丫頭在酒吧蒲的日子,肯定見識不少大場面,凡是有人搞事、打架之際,醒目的當然不會隨意加入戰團,而應該遠離現場,然後報警,座右銘是動口不動手,正如今日雲格的形像一樣。
球場如吧場,只要你曾經比賽,你都會試過有一刻(可能只不過是兩秒)突然飲醉酒一樣,不經大腦地侵犯對手、或破口大罵、死纏爛打;總之,直到球證吹罰、或紅牌出場,你才會如夢初醒。「噢,我剛才做了甚麼?」曹格做錯事,但還是有值得欣賞之處,就是認錯,相比之下,球場之上卻好像是不能認錯的,「就算我被逐出場,都是球證你發雞盲!」如此看來,球場如吧場,都應該是小孩禁地。
文:馬啟仁
電郵:keymanshow@gmail.com

睇盡世界體壇大小事,即Like「體蘋果」FB專頁!
返回最頂
壹傳媒: 香港 台灣 |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
©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. All rights reserved.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