› 選擇地區
三藩市
紐約
洛杉磯
其他美國地區
香港 台灣 北美
 
2012年04月26日

港甲稀有女班主
梁芷珊孭起飛馬

飛馬董事梁芷珊坦言,香港球圈環境特殊,難以避免「老細足球」。

【班主心聲】由遠東足球王國,到曾經跌落世界排名169,香港足球歷盡滄桑,不變是始終有熱心班主撐起球圈,梁芷珊是其一;由對足球零認識,到成為繼陳瑤琴後另一女班主,旗下天水圍飛馬正衝擊聯賽錦標,這條班主路,不止辛苦與蝕錢咁簡單。

相關新聞:場內人:退役兵難如鳳凰重生

向天水圍飛馬公關提出做班主訪問時,原先安排會長王威信受訪,但最終由董事梁芷珊頂上,她亦大方以飛馬領導層身份講述球隊的人和事;最初飛馬組隊參加港甲,梁芷珊與丈夫、南華足主羅傑承有着不可分割的關係,但卻沒有得到想像中的大力支持。
梁芷珊是羅生名下bma的執董,兩球會共用同一隊公關,羅傑承亦是飛馬的贊助商;羅太坦言,4年前有元朗地區人士提出在搞波時,曾問夫婿意見,羅生沒有拍心口支持,只簡單一句:「你覺得有意義便搞。」

與球員傾合約有隔膜

羅太說:「當時好多關於天水圍是悲情城市的報道,於是想在元朗搞波,之後與王威信(元朗區議會議員,現飛馬會長)等地區人士研究;當時抱嘗試心態去做,亦未肯定能否成事,最終所有問題得到解決,才誕生這支有地區背景的甲組球隊。」
球圈內關於飛馬的傳聞不少,有傳羅生才是球隊最高決策人,兩公婆還會私下協議如何分配球員。
這也難怪,無論是南華或天水圍飛馬比賽,兩人幾乎必定一起坐在主席台觀戰;就算如何強調獨立運作,兩軍對陣不會有保留,仍難阻球迷質疑。早前南華大勝飛馬,相信會平息不少聲音。
球場是英雄地,那英雌又如何?羅太在訪問中笑言,女班主與球員傾合約等亦非易事,「香港球圈始終是男士為主,女班主同球員傾感覺會有點隔膜。現在看多了足球,確實有多點認識,但牽涉到技術層面就交由教練及助教處理;每次開會講到球隊情況,我都是聽教練匯報。」飛馬過去組軍,基本上是由教練提交所需球員名單,最後由她與球員傾合約細節。
飛馬參加港甲首季即贏銀牌,今季有望衝擊聯賽冠軍,羅太曾擔心球隊是否「行得太快」;因這不是飛馬成立的主要目的,反而最想加強地區影響力:「我們與元朗體育會合作,卻掛上天水圍的名字,合作時需研究如何讓天水圍飛馬踢甲組、元朗飛馬踢足總青年賽等問題。」
飛馬「空降」港甲曾有不少創舉,包括在天水圍租豪宅予外援,又試過起用區內家境有困難球員,梁芷珊說:「過去幾年見過球員在這裏發展不理想,最終轉行,其實幾痛心;我們試過給予年輕球員機會,希望他們不用擔心收入,可惜不算成功。」
講到使錢,飛馬最出位是在元朗租地建球場,可惜爛尾收場,「當年好叻,在元朗錦田租地方做訓練場地,整件事已是天時地利人和,球場又有車路、又有熱水、又鋪好去水系統,只是管理原來不是想像般容易。那個球場是泥地兼近山,球員練波後不久便發現場內有紅火蟻,葉鴻輝(當時效力飛馬)每日練波也被咬;到解決紅火蟻,又發現有蛇,之後又有其他問題,最後只好放棄,整個計劃共花了200萬,是一次錯誤及愚蠢的決定。」

球壇現實難免老細足球

足球與做生意不同,羅太認為,就算有錢亦未必做得好:「球迷每日開電視,看的是全球最頂級聯賽;港甲這個『黃面婆』,用上幾好的『化妝品』,也可能被嫌棄。」她定期與球隊的技術、行政及市場部開會,但發覺目前的環境及框架,球會可做的有限。雖然如此,飛馬今季班費仍達1,000萬,而過去幾季則介乎900至1200萬元左右;球隊主要收入是靠贊助商及各贊助人支持,但這幾百萬基本上不足以支持球隊整季運作,餘下數目便要由羅太孭起,每季約花數百萬。
作為球壇少之又少的女班主,被問到怎樣看「老細足球」時,梁芷珊笑言當球會收入未能抵銷開支,便要找老細去「頂」;目前情況是球隊不可能沒有班主支持,故難以避免老細話事,這是現實問題。

梁芷珊小檔案

年齡:44歲
搞波年資:3年半
搞過邊隊波:天水圍飛馬(董事)
正職:bma常務董事、作家
球隊主要贊助商:PlayStation、EnergyWatt、adidas、bma、haircorner、sportline

睇盡世界體壇大小事,即Like「體蘋果」FB專頁!
返回最頂
壹傳媒: 香港 台灣 |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
©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. All rights reserved.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