蘋果日報 | APPLE DAILY
› 選擇地區
三藩市
紐約
洛杉磯
其他美國地區
2019年03月21日
馬上成為壹會員

THURSDAY:拉利去哪兒? - 丹尼爾

澳洲站比賽期間,最耐人尋味的一段radio對話來自法拉利車手維特爾:「Why are we so slow?」然後領隊兼技術總監Binotto說:「We don't know,Sebastian.」赤裸裸的坦白。先不說上周六排位,單看周日比賽,兩架法拉利戰車SF90的極速實在慢。根據FIA數據,維特爾與陸克萊在speed trap極速只有303.7與297.4公里,排第4慢與第2慢,直路也不多用上八波。

翻查F1官方應用程式數據,維特爾與其主要對手平治的咸姆頓,於整場賽事的第二路段(對岸直路入T11/12快彎前)與終點線時速平均慢5至15公里不等。維特爾於第31圈比紅牛的韋特本在T1迫力區先輸,後出T2被超越,就是因為其較低極速。意媒爆料說(信不信由你),兩架SF90起步後主要使用最保守之一的引擎模式5和6,後指這可能與其turbo有關。

事實上,法拉利於冬測曾出現turbo問題。意媒的爆料與猜測,亦是作為法拉利車隊領隊與車手所必須承受的巨大壓力來源之一。獨立來說,turbo問題很容易影響MGU-H叉電效能,以致影響油耗,惟真正問題估計實不足為外人道。不少人知道,極速除取決於引擎外,亦受aero設定等等所影響。從澳洲站畫面看來,Red Bull的尾翼繼續偏平,這能解析兩架RB15極速數一數二的部份原因。法拉利與平治戰車尾翼繼續保持較大的攻角,惟平治於出彎與極速等相對優勢則比去年大。這是否意味法拉利PU研發方向有問題?或是戰車設定令輪胎未能較長期處於工作窗口以至抓地不足?或只是澳洲單站問題?下站巴林將有四條直路,歷來14屆法拉利贏6屆包括近2年,兼去年終打破平治壟斷V6混能turbo年代的巴林頭位。所以,拉利去哪兒?去巴林,將略知一二。
文:丹尼爾

睇盡世界體壇大小事,即Like「體蘋果」FB專頁!
返回最頂
壹傳媒: 香港 台灣 |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
©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. All rights reserved.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